首页  »   性福美满的包办婚姻

性福美满的包办婚姻

更新时间: 2020-03-15 17:01:47

「你说什麽?」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搞什麽啊?这麽重要的事
你们在征求我意见之前就给安排上了?」

  「我们已经研究决定了,」周马的脑门在太阳的照射下闪闪发光,「你跟蕾
蕾凑一对儿,就这样。」

  「安排也要讲基本法啊!」我的大脑依然没有从这个消息带给我的沖击中恢
複,「昨天还只是认识的人今天就要上床,情况这麽不明不白,谁接受的了?而
且我们在一起怎麽看怎麽像那种为了提高人气而刻意组队的啊!」

  「哎呀,我们中泰虽然不敢说从不犯错,但是总体算下来,哪通操作的结果
不是饭圈偶像运营皆大欢喜?」光头面色和善地微笑着,「还有你刚才问谁接受
得了?上周蕾蕾外务之前跟她说这事的时候,她除了面带微笑地来了句' 好' 以
外啥也没多说。人家身为前辈给你做了表率,你身为姐姐,又是一队之长,也要
以身作则才行啊。」

  蕾蕾你这个蠢货!终身大事就这麽轻易地答应了?瓜兮兮的!

  ……

  于是,在我脑袋稀里糊涂得像我的婚姻对象的脑袋的情况下,我们合法的婚
姻自由权就这麽被莫名其妙地剥夺了。

  啊呸!「我们」个鬼啊,是我和她!

  婚礼当天自然是张灯结彩鞭声震天,比鞭炮声更为震天的是众人那一浪高过
一浪的欢呼声。没错,所有人都在亢奋不已地对着我们大声尖叫,开心得仿佛结
婚的是她们自己一样。

  啊呸!说得好像结婚是件值得庆祝的事一样!

  特别是我的队友们,不知是因为终于逮到了报複我平时治队太严的机会,还
是因为单纯地想要享受看着我弱小可怜又无助的样子并幸灾乐祸地落井下石的快
感,亦或是发自真心地祝福我找到了值得托付终身的贤惠婆姨……啊呸!怎麽可
能是第三种!总之,最大的声音和最骚的话语都是从她们那边传来的,什麽「我
刘蕾了」、「包办婚姻使人性福」、「强扭的瓜就是甜」……骚话真多!平时公
演怎麽没见你们那麽活跃!要是你们公演能拿出现在一半的劲头,咱们GNZ48 早
就红遍全球了!

  唉,真没办法,这种时候,恐怕也只有跟我情况相近的蕾蕾可以理解我了。
蕾蕾啊,给我点安慰吧,哪怕只是眼神交流也行……不过你可别误会!我才不是
因为希望和你深入交流才这麽想的!

  这样想着,我把目光投向了蕾蕾,然后蕾蕾不出所料地令我大失所望:这个
瓜娃子的脸上居然挂满了性福的笑容,正在满面春风地迎接大家的祝福!蕾蕾啊,
我知道你一直在为了成为一个好演员而努力,但是你能不能别在这种场合秀演技
啊!她们在搞我们!啊呸,搞我和你啊!

  可是蕾蕾一点没有反应过来的样子!算了,指望她的脑子能反应过来的我说
不定才是真的脑子有问题的那个。于是我只好选择跟蕾蕾一样,满脸堆笑地面对
大家,嗯,无奈地笑。

  ……

  好不容易办完了婚礼,我本以为她们晚上要好好地闹一把洞房,结果没想到
她们是良心发现还是不忍心打扰我们的初夜……肯定不是后者!啊,也肯定不是
前者!那是因为……算了不纠结了,总之,她们一个个都以各种借口溜出了房间。
于是,精心装扮的闺房之中,就剩下我和蕾蕾两个人大眼瞪小眼。

  「菲菲……」蕾蕾娇羞地擡起头,嘴角不自觉地开始上扬。

  「蕾蕾你脸红个毛线啊啊啊!」我觉得这麽一出过后我的头要大上一整圈。
白天也是这样!妻妻对拜的时候蕾蕾脸红得像要滴出血来,嘴角也恨不得咧到耳
垂上!你白天配合演出不想坏了大家兴致也就罢了,这会儿就咱俩,做回自己啊!

  「对哦,」睿智无比的蕾蕾茅塞顿开,「你说的对,这里就我们俩,想做什
麽就做什麽,完全不用脸红呢。」

  一边说着,蕾蕾一边用双手抓住我婚纱的抹胸用力往下一扯,这样一来,我
的上半身整个暴露在了空气中,以及蕾蕾那奇奇怪怪的视线中。

  一瞬间我楞住了,奇怪,印象里蕾蕾不是这种人啊?她不是个乖小孩嘛!不
是一个连跟女孩子对视都会娇羞不已的纯情姑娘嘛!

  「菲菲,」比起刚才的纯情,蕾蕾现在的眼神里多了一丝妩媚,「你的眼睛
真好看,可是呀,我的更好看,知道为什麽吗?」

  「因为你的眼睛里有我。」这可是老掉牙的套路了,蕾蕾啊,要与时俱进才
能不被叫「垚垚」哦。等等,现在的重点不应该是告诉蕾蕾不用再假装跟我很恩
爱了嘛?

  「因为,」蕾蕾一边说一边揪住了我胸前那两只诱人的小白兔,蕾丝手套的
质感让我感到瘙痒的同时也让我有了一丝莫名的兴奋,「我的眼睛里,有一丝不
挂的你呀。」

  「啊啊啊!!!」蕾蕾在我心里的纯洁形象瞬间蒙上了一层白浊,「这麽垃
圾的套路你从哪学的啊啊啊!!!」

  「因为我有最好的队友,嘿嘿。」蕾蕾一边说着一语双关的话,一边开始了
手上的动作,足够的力道和蕾丝手套的摩擦相得益彰所产生的快感让我难以招架,
「菲菲,跟大家告诉我的一样,你还真是' 板上钉钉' 啊。」

  「蕾……蕾蕾……」大脑的一片空白和胸口的任人摆布让我的呼吸有些急促。

  「哦对了,我妈妈小时候说女孩子鼻梁挺一点好看,所以小时候天天捏我的
鼻子,然后我的鼻子就像现在这样挺拔了。」蕾蕾仿佛没注意到我的三观正在崩
塌,「那今天开始我就给你揉揉胸吧,假以时日她们也会变得丰满起来的。哎呀,
说起来这本领还是从妈妈那里学来的呢,这算不算是一种传承呢……」

  「我相信……妈妈……要是看到这一幕……肯定会打死你……」我上气不接
下气地说着,但是话说完的瞬间我们都楞住了。

  我怎麽了?怎麽可以这麽快就喊上了「妈妈」?这……我怎麽可以这麽蠢,
犯这麽低级的错误?难道我们真的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啊呸才不是!

  「我都没反应过来,现在我的妈妈也是你的妈妈了,」蕾蕾的笑容愈发满足,
「行吧,一日限定,我承认自己是蠢蠢。哦不,果然还是一人限定更甜一点,你
觉得呢,菲菲?」

  蕾蕾!算我求你,别演得这麽卖力成不?这戏要是再做下去,咱俩怕是清白
不保!

  咦,等等,我刚才在想什麽?清白不保?

  没错,照这麽发展下去,我们俩肯定会清白不保。

  对啊!这麽一来,蕾蕾的清白不就落到我手里了嘛!

  想到这里,我开始才注意到蕾蕾是个多麽美好的女孩:姣好得让人忍不住想
要啵叽一口的脸蛋,带有「G 队队标」之称的美人痣的高挺鼻梁,深邃不失亲和
力的大号双眼,契合脸型的樱桃小嘴,匀称健美的身材还有精心养护的皮肤……
加上一股子与生俱来的耿直与傻气,简直就是个让人把持不住的尤物嘛!

  而现在,这麽一个尤物的清白就要落在我手里了,不是血赚是什麽?想到这
里,我不禁心花怒放血脉喷张。

  「菲菲,什麽事那麽开心呀?」蕾蕾的话语打断了我的思绪,「瞧你笑得牙
龈都露出来了,跟我分享一下好不好嘛?」

  「我不是我没有!」光顾着想好事没注意表情管理的我惊慌失措地否认着自
己都不知道的东西,「我……我……就是那个……那个那个……」

  「哎呀,平时温柔强大可靠的菲菲,也会有乱阵脚的时候啊,」这丫头笑得
更开心了卧槽!「一定是因为想到了未来的性福生活激动不已才这样的吧!」

  「嗯……是呢……」看着蕾蕾那蠢到她惠州老家的笑容的我干脆顺水推舟将
计就计,「不过……也不全是……我们的性福……已经开始了……」

  「对对对,已经开始了!」蕾蕾的兴致愈发高涨,「就从让你变得性感开始
吧!话说,我们这个姿势,好像骑马哦!」

  蕾蕾是对的,现在我们交合在一起的姿势确实有那麽一丝骑马的味道:英姿
飒爽的少女骑士骑在她美丽的骏马上,双手仿佛紧握着缰绳以驾驭马儿又好似挥
动着马鞭催促马儿前进,骑士与爱马皆是一身精心缝制的雪白婚纱,加上这柔软
宽阔仿佛赛马场一般的床铺……一切就像是童话故事一样。

  啊呸!童话故事里才不会有这麽色情的桥段!

  「是呢……就像在骑马……不过……骑马的话……没有鞍座怎麽行……」刚
才就觉得哪里不对的我现在终于发现究竟是哪里不对了,「来……蕾蕾……坐上
来……」

  一边说着,我一边用双手捂住自己的私处,然后沖着蕾蕾的方向翘起拇指,
别问我为什麽不用中指,我手指那麽长,会顶坏蕾蕾的!

  「坐手上……自己动?」全身红透的蕾蕾又惊又喜地睁大了她那本来就很大
的眼睛,随后迅速脱下自己的内裤丢到一边,「菲菲你好会哦!对,好马配好鞍!
我来了!」

  「蕾蕾你别……」

  说时迟那时快,没等我把话说完,蕾蕾就轻擡美臀,然后对準我那朝天挺立
的葱指坐了下去。

  结果自然是可想而知,未经性事的秘密花园哪受得了此等异物的侵入。即使
是只有一根手指,不经润滑直接进入对敏感肉壁的刺激仍然超过了蕾蕾的承受能
力,加上干燥的蕾丝手套产生的摩擦感,感到自己下体撕裂般剧痛的蕾蕾瞬间没
了少女骑士的英气。只见她像跌入凡尘的仙子一般浑身酥软地趴在我身上,泪水
在她的眼睛里不停地打转。

  「蕾蕾……」本想把她拥入怀中轻轻抚弄的我这才发现自己的手哪怕有一丝
的动作,都会对蕾蕾造成巨大的痛苦。

  「哎……本来还要策马扬鞭的……想不到……这刚上马……就变成这样……
菲菲……别动……这样就好……让我趴在马背上……休息会儿……」

  「马背个鬼啊!!!」没错,我是平胸,但前面后面还是有区别的吧!要不
是怕弄疼你,我非把你打得阳青颖都不认识!

  「嘿嘿嘿……嘿……嘿……」蕾蕾有气无力地笑着,「你不说……我还没想
起来……不过别担心……过一会儿……就让你前面后面……有区别……明显的那
种……」

  「你……蕾蕾我谢谢你!」

  过了好一会儿,习惯异物进入的蕾蕾再次变回了那个英姿飒爽的少女骑士。
她的双手抓住我胸前的软肉仿佛紧握缰绳一般又是捉紧又是运动,配上蕾丝带来
的摩擦感让我感到莫名的兴奋,就像我手套上的蕾丝带给蕾蕾下体的那样。在蕾
蕾的驾驭之下,我也渐渐进入了状态。我的腰肢配合着蕾蕾上下套弄的节奏,一
次又一次地撞击着蕾蕾的下体,我可以清楚地感觉到自己的葱指顶到了蕾蕾的花
心。巨大的快感让少女骑士不住地嘶吼,也让她的爱马不停地嘶鸣。

  「驾……驾……!」秘处被糟蹋得汁水飞溅玉液横流的蕾蕾无力再支撑自己
的娇躯,她又一次伏在我身上,六厘米的身高差让她的脸庞正好对着我脖颈和下
巴的交界处,只要同时微低颔首轻扬俏脸,我们就可以做到四目相对,而事实上
我们也这麽做了,「快点……再快点……!」

  「好啊……那就再快点……!」四目相对的一剎我们不禁错开了眼神,同时
嘴上扬起了性福的笑容,我可以清楚地感觉到我们的体温在不断攀升,我这是怎
麽了?我们可是包办婚姻啊,为什麽会有这种反应?算了不管了,蕾蕾要加快速
度,那我就从命好了!反正蕾蕾下面已经够湿了,我动作幅度稍微大点也没关系!

  一边这麽想,我一边把自己的拇指向自己脑袋的方向微微弯曲。既然都结婚
了上床了,就要知道彼此的秘密才行!先从寻找和刺激爱人的G 点开始吧!

  「这……这是什麽感觉……和刚才……好像有些不一样……」呼吸和娇喘逐
渐变得奇怪的蕾蕾还没有意识到我已经找出了她身体的某个开关并配合她的上下
套弄反複刺激,「不太好……又很好……总之……就是很想要……」

  「没错……没错……那就对了……爱的感觉……」被刺激搞得魄蕩魂摇的蕾
蕾更加大力揉搓着我的椒乳,搞得我也没办法流利地说话,「来……再用力点…
…用力点……我们……可以更快的……哦不是那个快……!」

  「那个快……是哪个快……」不知是有意识还是无意识地,蕾蕾的香唇芳舌
在我的脖颈上疯狂的肆虐,「算了……反正是形容……速度的……对吧……那就
……再快点……驾……驾……!!!」

  「啊……啊……啊……!!!对……再快点……再快点……!!!」

  就像镜头前的我们一样,床上的我们依旧亲密无间地配合着彼此,仿佛有心
灵感应一般。啊呸,这说法好油腻啊!总之,在我们的躯体亲密接触的同时,我
们的眼睛也不由自主地再次看向对方的脸庞。是的,不知怎麽,对于蕾蕾这种纯
情姑娘的床上表情,我产生了浓厚的性趣。没想到,蕾蕾对我也是如此?

  这也太巧了吧我去!

  不知是因为跟我一样故意想要展现出最淫蕩的一面给自己的新娘看,还是因
为跟我一样看见自己新娘那副发散钗乱的春相而兽性大发,亦或是两者都是……
啊呸,我在想什麽啊?反正结果就是,我们不但望着对方色迷迷地淫笑,而且刻
意地放大了喘气的声音!与此同时,我们居然还加大了手上的力道!

  这也太夸张了吧!明明是不得不在一起的关系,居然可以产生这麽大的快感!

  饭圈运营怎麽想的我不知道也不想管,反正我们这对偶像对这桩婚事满意得
一批!

  激烈的动作依旧持续着,而且有愈演愈烈的节奏。巨大的快感让蕾蕾再也没
有力气擡起头来和我对视了,她的脸整个趴在我的脖颈上,呼出的阵阵热气和撩
来撩去的青丝同揉捏我酥胸的玉手一起,让我有了极致的性爱体验。好奇怪啊,
明明还没有什麽东西进入我的身体,我就已经变得像左婧媛那样淫蕩了!

  蕾蕾又何尝不是如此?我能清楚地感觉到自己的手套全然湿透,而且手指抽
送动作愈发顺畅,这些都让我感到亢奋不已。突然,被快感沖击着肉体和精神的
蕾蕾直起身子仰头大叫,被汗水浸湿的秀发也在空中飞舞,暴露在外的美颜香肩
上布满了层层水雾,这一切都告诉我她真的很享受这个过程,而且她马上就要迎
来快乐的顶峰。

  放心,蕾蕾,我会把你送上去的,送到天上去的!一边这样想着,我一边加
快了手上的动作。以前在看一些不可描述的网站时得知了一些性爱技巧,说因为
男生希望高潮时顶住女生,女生希望在高潮时男生大力抽送,所以男欢女爱永远
不可能有同时到来的高潮,必须有一方做出让步。

  可是我们都是女孩子嘛!完全不存在这样的问题呢!哎呀,想到这里,不禁
更性奋了呢!

  「啊啊啊啊啊啊!!!」我无法分辨蕾蕾欢愉的浪叫是因为欲望得到了满足
还是因为被快感沖昏了头脑亦或是两者都是,因为她的脸完全是对着天的,不过,
从她东倒西歪的状态来看,我盲猜两者都是。不行,不能这样放任不管!要是蕾
蕾摔到了脑袋,变得更蠢了怎麽办?我可是要跟她过一辈子的啊,我不想自己后
半辈子都在伺候一个更蠢的蠢货啊!

  于是,我腾出一只手的同时奋力坐起,一把搂过蕾蕾纤细的腰肢,同时另一
只手保持着抽送的动作。

  这样一来,我就看到了蕾蕾的表情,被持续的快感灌得烂醉如泥的蕾蕾直翻
白眼,脸上带着潮红,微张的檀口含混不清地呢喃着我的名字,同时不住地流着
口水,完全一副被玩坏的样子。

  不可以!怎麽可以任由那麽宝贵的液体浪费掉!一边这麽想着,我一边顺着
口水流下的轨迹舔上去,然后很自然地吻上了蕾蕾的唇。都说少女偶像是草莓味
的,瞎讲!这味道可比草莓的味道好多了!啊卟啊卟,我还要,我还要!

  良久,恢複意识的蕾蕾看到我的举动先是瞪大了眼睛,随后分开了我们双唇
并捉住我的手腕。

  「哎呀,好激烈啊。」看着眼前这副淫乱的景象,蕾蕾不禁再次露出了娇憨
的笑容,接着她就把猥琐的目光投向我那板上钉钉——也许现在不是了——的胸
部,「怎麽样,有效果吗?」

  「好像……」我低头瞧了一眼,好像确实有点效果。啊呸,是因为摩擦的红
肿吧!「好像有那麽一点……不过……还需要巩固成果呢……」

  啊呸,我在讲什麽怪话?

  「对呢对呢慢慢来!」蕾蕾开心得像个孩子,「以后啊,我们的日子还长着
呢!」

  「我们的日子……对……我们的日子……」哎呀,以后就要每天和蕾蕾做羞
羞的事了,好期待呀!啊呸,我怎麽能有这种想法?

  结果,就在我产生这种奇怪的想法并为这种想法羞耻不已的时候,我隐约感
到自己的腿被人用力一拉。然后很自然地,我整个人躺在了床上。接着我那套着
白色丝袜和白色高跟的修长美腿被人一推,直接架到了我自己的肩膀上。而且那
个人居然还贴心地帮我整理好婚纱长裙的裙摆,以防它挡住我们的视线。

  对,我们的视线!这种姿势,蕾蕾不但可以尽情地把我的下体糟蹋给我看,
我因为被糟蹋而彻底扭曲的美颜美腿也会被蕾蕾尽收眼底!

  「可是,菲菲你维持这样的姿势一定很累吧。」长年练舞的蕾蕾对什麽姿势
省力了如指掌,「稍等,我有个主意!」

  一边说着,蕾蕾不知从哪里找出了一条白色缎带,随后抓过被子枕头垫在床
头。把我整个人放上去之后,在我的双手双脚举过头顶的情况下,用缎带把我四
马攒蹄地绑在床头。

  这,这姿势也太羞耻了吧!蕾蕾你这熊孩子跟谁学的啊!

  「哎嘿嘿,这样一来,你就可以在放松自己肌肉的情况下,维持一个酷炫的
姿势了!」蕾蕾望着自己的杰作自豪地笑着,「别用那种眼神看我嘛菲菲,我跟
队友学的这些,不是说了嘛,我有最好的队友。」

  「蕾蕾算我求你你学点好行不行啊!」蕾蕾你怎麽变得跟左左那个皮猴一样,
一天到晚不干好事凈干好人!我回头打不死你!

  「你看你,身子都红透了,说明你内心认为这是好的啊。」蕾蕾一边说一边
想要除去我的内裤,「哎呀,我应该在绑住你之前就把它脱掉的,现在我该怎麽
办?哦,有办法了!」

  「求你别这样蕾蕾!我一会儿穿什麽呀!」

  「一会儿?不穿就好了呀。」无视我哀嚎的蕾蕾用力一扯,直接撕坏了我的
内裤,「反正裙子这麽长,不会走光的。不过话虽如此,菲菲你穿裙子却不穿内
裤什麽的,想想就觉得好兴奋呢。」

  蕾蕾啊蕾蕾,你的聪明劲儿能换个地方使吗?随便哪都行,只要别是这儿!

  「那麽,我开始了哦,菲菲~ 」蕾蕾跪下托起我的翘臀,一副两天没吃饭的
饿鬼相,「哎呀,好像吃饭呢!说起来我可能吃了,每次出去我都会点一大堆,
所以菲菲你一会儿可有福了!哦对了对了,吃东西要用餐具呢!」

  「你……变态……没羞……!」被绑得结结实实得我徒劳无功地挣扎着,
「你要干什麽?」

  「当然是拿餐具啦,」蕾蕾再一次不知从哪掏出来了Team N III的应援棒,
并熟练地切换到绿色——我的应援色——在我眼前挥舞,「你反应不用那麽大啦,
还是说,看它的震动频率,你怕了?」

  一边说着,蕾蕾一边不住地抖动手腕,看上去居然真的像是应援棒的马达在
高速运转!

  「卧槽!应援棒制作出来可不是让你干这个的!」三观受到毁灭性沖击的我
惊恐地尖叫,「蕾蕾你够了,你真的够了!」

  「对呢,不是干这个的,」蕾蕾点了点头,「这麽糙的表面,肯定会伤到菲
菲的肌肤的。那,我还是像个印度人一样直接上手好了!菲菲,我来了!」

  不行,菲菲,你不能看!这太羞耻了!

  菲菲不可以!美女食美鲍,此等良辰美景岂容错过?

  截然相反的两种思想不断斗争让我把俏脸扭向一边,又让我留着余光偷瞄一
眼。没错,我的身体切实地感受到了蕾蕾带给我的愉悦,但是实际看到蕾蕾的动
作还是让我纯洁的心灵受到了严重的沖击:一只手托起我美臀的蕾蕾用另一只手
把玩我的阴蒂,而鼻子、舌头和下巴则对我的蜜穴展开了轮番轰炸。

  坚挺的骨骼和小巧的肉尖,时不时还呼出阵阵热气,这是蕾蕾的鼻子。

  湿润柔软又丝滑无比,而且进入最多,这是蕾蕾的舌头。

  前窄后宽,覆着娇嫩肌肤的瓜子状硬物,这是蕾蕾的下巴。

  蕾蕾你的下巴上一点肉都没有,多吃一点啊!

  不对,现在的重点是,蕾蕾你的下巴可以不用进入得像舌头那麽多的!

  一边这麽想,我一边正眼望向蕾蕾,发现这个熊孩子把整个下巴都埋了进去,
下唇正好抵在我的穴口!而且,在我们四目相对的时候,蕾蕾突然开始坏笑,同
时下巴开始了运动!

  这谁遭得住啊啊啊!!!巨大的肉体快感和心灵沖击让我的大脑一边空白,
并让我的身体剧烈地扭动,如果不是因为被绑住,我肯定已经滚到床下去了!

  「哇哦,菲菲,」蕾蕾的美目闪烁着色情的光芒,「你真的……太会扭了…
…太会了……要是在舞台上这麽扭两下……还不得被吹爆啊……」

  「你在想什麽啊蠢驴!」我拨浪鼓似的摇着头,「我要是在舞台上这麽个扭
法……直接就被封禁了……!!!」

  「也是呢,」蠢蕾终于想明白了,「好吧,既然如此,你以后还是扭给我一
个人看好了。哎呀,想到这里,突然觉得自己好性福啊。」

  没错,刚才那段对话,是在蕾蕾把下巴塞进我的下体的情况下进行的。说话
的声音让蕾蕾的下巴微微颤动,也很自然地顺着我们的接合处刺激着我的神经。
这种情况下,顺着这种节奏「手舞足蹈」,也就成了理所当然的事。

  等等,好像蕾蕾也发现了这点?

  「菲菲啊,我声乐可是没少练呢,这麽有意义的夜晚,不为你唱上一曲怎麽
行呢?」蕾蕾顽皮地坏笑着,「得让你好好享受一番才行啊。」

  「是的呢!可是你在唱歌之前,能不能先从我身体里出去?」

  「嗯……不干!」蕾蕾断然拒绝了我的请求,「我想想,哪首歌你会喜欢呢?」

  「死变态!什麽玩意儿啊!」一边说着,我一边更加激烈地扭动身体,「不
理你了!」

  「哦刘力菲My love ,安稳的拥抱,谢谢你的勇气,不顾一切努力奔跑……」
蕾蕾居然选了这麽一曲慢歌,还故意把调子拉得老长!这样一来,我的下面就清
楚地感受到了更加激烈和更为持久的震动。呸,肺活量大了不起啊?

  「蕾蕾……蕾蕾啊!」看着蕾蕾那接近视奸的眼神,我本能地呼喊着蕾蕾的
名字!这好奇怪啊,蕾蕾把我的下体玩给我看,我把身体最性感的部位和沈溺性
欲的媚态给蕾蕾看,这太奇怪了,真是激动人心呢!啊呸,我在想什麽?

  「哎呀,菲菲好美呀!」蕾蕾不禁感叹道,「不知怎麽,你今天真的好美!
是因为穿着婚纱吧!哦不,应该是因为没有好好穿婚纱!」

  「蕾蕾你这方面反应可以不用那麽快的!」我的三观应该是已经碎成渣了,
同时,即使是蕾蕾托着我的腰肢,我的身子依旧感到了一丝疲倦。于是,我曲了
一下手臂,好让我的腰可以躺在床上。啊,好舒服啊。

  「菲菲!」不知为何,蕾蕾的眼睛流露出了更多的淫欲,「我懂了,我这就
来!」

  她懂什麽了?

  「你看看我,这麽蠢,都忘了今晚的重头戏了……」蕾蕾边说边撩起自己的
裙摆,然后把她的下体摆在我面前。

  接着,蕾蕾按住奋力挣扎的我,小心翼翼地让自己的下面吻住我的下面。同
时,蕾蕾擡起一条腿架在床头,另一只脚蹬在床上。然后,蕾蕾把身子压在了我
的身上。

  这样一来,我和蕾蕾就形成了这麽一副姿势:蕾蕾摆出一字马,一只脚搭在
床头一只脚搭在床铺,我们紧紧贴合的秘处成了支点之一;蕾蕾俯下身子,因为
我的身体被折叠的缘故,我们现在刚好四目相对,如果蕾蕾愿意,她可以低下头,
鉆过我的双腿来亲吻我的嘴;为了不让我的身体承受过多的重量,蕾蕾伸出双臂
撑在床上。

  绝美,但并不完美的姿势!

  为什麽不完美?我这种行动派才不会解释呢!尽管我的双手不能自由活动,
但是要用缎带多出来的部分把蕾蕾的脚绑过来还是绰绰有余的!而我也的确这麽
做了。于是,我们的美腿隔着丝袜紧紧贴合并相互摩擦,玉足隔着高跟鞋也是相
互摩擦,奇奇怪怪的舒适感顺着我们的腿足扩散到了全身。

  刘力菲你这个变态!隔着丝袜腿磨腿有感觉也就算了,隔着两只鞋磨脚都会
产生快感!

  「菲菲……这是什麽感觉……好奇怪……」蕾蕾的脸已经是不知道多少次红
透了,或者说,今晚就没有不红的时候,「我是不是一个变态啊……光是这样贴
着……就有了感觉……」

  「对……你是……变态……大变态……」我的身体仿佛打开了奇怪的开关,
「所以……我要惩罚你……看招……!」

  看着自己那充血的阴蒂,我纤腰微微后挪,然后对準蕾蕾的阴蒂用力一戳。
理所当然地,巨大的快感让我们一颤,我看到了蕾蕾的肉缝跟我的一样流出了晶
莹的液体,也看到并感觉到了蕾蕾的液体流在了我的耻丘之上。啊,这光景,真
是别有洞天啊!

  「啊嗷!」刚才的一幕也被蕾蕾看得一清二楚,「菲菲……好啊……我饶不
了你……看招……!」

  「哦哟!」被蕾蕾「泰山压顶」沖击到的我发出了欢愉的呼号,同时再度挺
腰撞向蕾蕾,「蕾蕾……出息了啊……」

  「哎呀!」

  「嗯哼!」

  「哎呦!」

  「妈呀!」

  ……

  我们就这样你来我往地,用自己最敏感的部位去沖击对方最敏感的部位,而
每一次沖击都会带给我们巨大的快感。

  「菲菲……你好狠心啊……」蕾蕾笑着骂道,同时丝毫没有放松下体的动作,
「新婚之夜……就这麽暴打人家……要是咱们初夜就闹家暴的事传出去……如何
是好呀……」

  「屁咧……」一不做二不休,我也彻底丢掉了自己的偶像包袱,「家暴什麽
鬼啊……我……还要打你……把你打上天为止……这叫家法……家法伺候……!」

  「对哦对哦……家法伺候……也就咱家会这样……菲菲……答应我……你的
家法……只能用来伺候我……」

  「嗯……那是当然……能欺负你的……只有我……其他人……谁也不行……!」

  「还有……孩子……孩子不听话……也得管教才行……」

  「你说什麽呢……连孩子都不放过……蕾蕾你真变态……!」

  「哎呦……我不是说……那种管教……菲菲你才变态……什麽都往那方面想
……!」

  「是你……带的头……就刚才那语境……能让人想到哪去啊……」

  「我不听……我不听……作为惩罚……菲菲……给我生个女儿吧……!」

  「哦呵……好啊……蕾蕾你想要多少……我就给你生多少……但是……生孩
子……光靠我可不行……你也得努力呢……!」

  「嗯嗯……努力……努力……梦想……春水……坚持……敢为人先……努力
拼搏……我已经準备好……做正确的事了……!」

  「呵呵……Never say never ……Never give up ……Never stop dreaming
……!」

  「哎呀……菲菲……这麽一喊……有种你要带全队人跟我车轮战的感觉呢…
…!」

  「呸……明明是你先开的这个头……这麽看来还是你们前辈更会啊……管全
队一起轮一个姑娘叫' 正确的事' ……!」

  「什麽啊……我说的正确的事……是制造爱情的结晶……我也是Team G的一
员嘛……喊喊口号怎麽了……」

  「好的……孩子不是喊出来的……是努力争取播种收获得来的……来……我
已经把嘴张开了……快点……给我……!」

  「好菲菲……我来了……我来了……我要灌满你……让你切切实实地感受到
我的爱……满得都要溢出来了……!」

  蕾蕾不会是水做的吧!明明经历了一次高潮,这会的出水量比上次更加恐怖!
我们的下体死死地咬合在一起,所以蕾蕾的液体一滴都没有流出。然而,我的身
体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蕾蕾喷进来的暖流,简直就像是大坝开闸一般!甚至过了
好一会儿,我还能感觉到蕾蕾的爱液混合着我的,在我的子宫里面不停地打转!

  良久,缓过神来的我们望着彼此的俏脸,再次娇羞地笑了起来。好奇怪啊,
明明那种事情都做了,这会儿我们害羞个毛线?

  我想,这就是爱的感觉吧。会不经意地在意一个人,会不自觉地想起一个人,
会尽情地在一个人身上发泄自己最原始的欲望,事后又会追悔莫及却又娇羞不已。
爸爸告诉我,要是遇见这样的人,若是没能在一起,会让自己抱憾终生的。

  想必蕾蕾就是这样的人吧,尽管我们是包办婚姻,但是如果能把自己的下半
生托付给一个值得托付的人,何必去在意婚姻的性质?

  想到这里,我决定紧紧把握住我的性福和未来,不,是我们的。

  我微笑着扬起脸,同时脖子向前伸,发现蕾蕾跟我做出了一样的表情和动作。

  想必刚才的内心戏,我们也是完全一样的吧。

  我们闭上眼睛,然后通过嘴唇,感受着彼此的温度和芬芳。

  真好。

  

                                 (完)

  你也许喜欢